欢迎进入中国集体经济网 今天是:

国际国内经济

【字体:

英国政府欲打造西方伊斯兰金融中心

【发布时间:2014-07-01 09:19:25】 【来源:国际金融报】

\

  英国发行伊斯兰债券算得上是伊斯兰金融国际化的又一次飞跃。

    英国政府是经过深思熟虑才着手打造西方的伊斯兰金融中心。此举主要是意识到了中东作为一个金融区域的确具有重要性,特别是伊斯兰世界作为一个整体的金融潜力实在不容小觑

    伦敦市前副市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约翰·罗斯义认为,与纽约金融中心相比,伦敦在吸引伊斯兰资本方面早已领先。卡梅伦政府的直接目的就是获得新的金融资源,为企业创造更多就业奠定基础

    在穆斯林世界以外首次遵循伊斯兰教义发行债券,英国的这一全球“史无前例”的举动再次证明,该国政府已经把未来金融城的发展重点放在了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市场和吸引伊斯兰国家财富资源上。继伦敦人民币离岸中心建立后,英国政府又将金融创新的目光聚焦在了中东。英国媒体近日报道称,政府将在未来几周发行总额2亿英镑的5年期伊斯兰债券。

    无论是打造亚洲以外第一大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还是建立“西方伊斯兰金融王国”,英国的种种举动都在一步步地推动伦敦成为全球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城。

    酝酿已久

    《古兰经》第二章是这样告诫广大穆斯林的:“忠实的信徒们,敬畏阿拉,不要用钱去生钱……如果你们不能这样,阿拉将把他的惩罚带给你们。”正是因为《古兰经》绝对禁止收取或支付利息,所以在伊斯兰国家的银行,人们存款是无法获取任何利息的。同样,在当今这个靠贷款才能维持运作的世界里,伊斯兰世界是个例外,受教义限制,人们不能从伊斯兰银行获取贷款,想建造房子必须攒够钱才能动工,想贷款上学更是不可能。

    对全球16亿穆斯林来说,当然不想继续生活在这种仅有银行存款、伊斯兰信贷与借记卡等屈指可数的金融产品“石器时代”。他们也在通过跨国银行进行财富管理、房屋与汽车贷款等服务。近几年,随着伊斯兰金融在世界范围内的崛起,在中东地区以外的其他伊斯兰银行,逐渐出现了一种类似于租赁融资的业务。它们可以为需要购买大额消费品的穆斯林们提供贷款支持。比如在埃及,如果一位穆斯林看中了一辆汽车,他可以请求当地的伊斯兰银行先行向车行以原价买入,然后在原来价格基础上上浮10%左右再卖给自己,同时他与银行签订一个分期付款的协议;这样一来这位穆斯林既获得了银行的贷款支持,同时因为汽车产权在银行那里有过一次短暂转手,所以也没有违背伊斯兰教义的规定。

    这种模式正在被无限创新,以至于英国政府有了一个更宏伟的想法,他们想建立一个“西方的伊斯兰金融中心”。

    英国财长奥斯本近日在伦敦金融城的一个论坛上表示,“未来几周,英国将发行总额2亿英镑的5年期伊斯兰债券。这些积极的步骤将让英国的全球金融中心和金融体系更加稳固。”为了促进伦敦金融市场的产品和服务呈多元化发展并不断巩固全球顶级国际金融中心和资产管理中心的地位,英国政府顶着本土伊斯兰银行的争议声,亲自挑选5家发行银行,将酝酿了8年之久的伊斯兰债券推了出来。

    “我已经着手确保伦敦金融城成为各种快速增长的新市场的中心,不论是印度的基础设施基金,还是离岸人民币。现在我们给自己制定了这样的目标:成为西方独一无二的伊斯兰金融中心。”奥斯本去年就肯定了发行伊斯兰债券的决心,他指出,这不仅将为英国创造就业,也将为英国带来投资。

    规避违反教法

    很多投资者在触及伊斯兰债券时最忌讳的是伊斯兰教法,因为发行伊斯兰债券首先必须符合教义规定。根据伊斯兰法律,商业交易不允许收取利息,交易双方的活动也必须绝对真实,不能掺杂任何伊斯兰法律所不允许的行为。这一限制条件曾经一度阻挠了中东投资者对西方国家企业的投资。

    后来,为了避免违反伊斯兰教法,债券发行者将固定回报投资者的债务获得与基础资产产生的利润挂钩。最典型的案例是,在重建英国基础设施方面,伊斯兰投资发挥了关键作用,比如,伦敦碎片大厦和2012年奥运村投资。马来西亚对巴特西发电厂的4亿英镑投资,该项目将让伦敦九榆树地区在经历几十年的没落之后恢复活力,还有迪拜对英国第一个深海集装箱港口伦敦门户港15亿英镑的投资。

    英国打算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推出一个伊斯兰市场指数的想法一直处在理论阶段。伦敦市前副市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约翰·罗斯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事实上伦敦促进伊斯兰金融有好多年了,2000年至2008年我在负责伦敦经济政策的时候,就参与讨论过好几次这样的促进会。所以从时间上来看,伦敦早已具备了伊斯兰教法相关金融工具的能力。”

    伦敦之所以推迟发行伊斯兰债券,主要是受到了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干扰。但就像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3年10月的第九届世界伊斯兰论坛上说的那样,“落实伊斯兰债券发行必须同时具备实用主义和政治意愿两大条件。”卡梅伦表示,吸引来自伊斯兰世界的投资,对于英国的金融产业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英国吸引到的来自伊斯兰世界的投资已经在7年内上涨了150%,2014年投资总额将有望超过1.3万亿英镑。

    “我想要做的,不仅是让英国成为西方世界中伊斯兰投资目的地,我还想让伦敦成为全球除了迪拜之外,第二个伊斯兰金融中心。”英国首相卡梅伦早有雄心壮志。为了落实这一想法,英国财政部正着手制订一系列措施,比如,将符合伊斯兰法(Shariah law)的储蓄账户和抵押服务合法化。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也表示,在伦敦,许多大的基础设施工程项目如果没有伊斯兰金融的帮助,是完不成的。伦敦一直走在金融服务领域的前沿,预计2017年伊斯兰金融债券会高达216亿英镑,每年增速超过30%,这是一个成倍增长的新市场,

    英国政府是经过深思熟虑才着手打造西方的伊斯兰金融中心。此举主要是意识到了中东作为一个金融区域的确具有重要性,特别是伊斯兰世界作为一个整体的金融潜力实在不容小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发行新类型的债券对建立伊斯兰金融中心而言很重要,伦敦看重这一点,是因为他们笃定一旦高油价出现,必然会导致大批资金流向中东。”罗斯义强调。

    “石破天惊”之举

    英国发行伊斯兰债券算得上是伊斯兰金融国际化的又一次里程碑飞跃,主要目的是想打造一个西方的伊斯兰金融中心,吸引世界范围内的穆斯林投资。这不仅对英国金融业,也可以吸引这些伊斯兰国家的投资者快速找到适合自己投资的外国企业,从而增加就业岗位。伊斯兰债券以产业买卖及租借的方式来让投资者受惠,以分享盈亏形式作为存款、贷款及投资的回报。目前,土耳其已经成为了首个发行伊斯兰债券的欧洲国家,但在西方世界,对这一债券的认可仍然有限。此次英国发行伊斯兰债券,也的确称得上是“石破天惊”之举。

    英国财长奥斯本说,当其他西方国家不愿变革的时候,英国现任政府却在积极迎接变革,为英国企业擂鼓助威,开拓新市场,张开双臂迎接海外投资。伦敦证券交易所正准备推出一个伊斯兰市场指数,帮助伊斯兰金融机构的基金经理寻找新的投资机会。此次英国计划发行的伊斯兰债券可能会导致几十亿英镑的英国金边债券被出售给伊斯兰投资者,从而使财政部摆脱其传统资金来源的束缚,更趋于多样化。

    英国《金融时报》此前的文章指出,政府力推伊斯兰债券的政策表明,该国正在为金融危机画上句号,为伦敦金融城开展新业务创造条件。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此前也预测,到2050年,英国银行业的资产可能将增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倍。与此同时,英国也在向中国金融业进一步开放,致力于成为香港和新加坡以外全球第三个人民币离岸中心。这些举动,再次体现了英国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开放姿态。

    那么英国的发行优势究竟在哪里?首先,生活在英国的穆斯林人口超过300万是最直接的证据。其次,有着190亿美元报告资产的伦敦已经成为伊斯兰世界以外的一个主要伊斯兰金融中心。再者,英国遵从伊斯兰教教法的银行比任何其他西欧国家都多。这还不止,英国有十几所大学或商学院提供伊斯兰金融高管课程。

    罗斯义认为,与纽约金融中心相比,伦敦在吸引伊斯兰资本方面早已领先。“9·11”事件后,美国在签证和其他问题上严格限制中东资金,迫使这部分投资者更愿意选择伦敦这个港湾。不可否认的是,英国政府发行伊斯兰债券的举动,将推动企业机构采取类似做法,进一步拓展伊斯兰债券在全球资本市场作为一种资产类别的作用,也有助于英国基础设施获得更多急需的海外投资。不管是吸引中国投资、拒绝破坏性的保护主义和金融交易税,还是第一个在西方世界发行主权伊斯兰债券,卡梅伦政府的直接目的就是获得新的金融资源,为企业创造更多就业奠定基础。

    打破传统非坦途

    由于受宗教因素影响,伊斯兰投资者禁止金融交易涉及可预期的不明确因素或投机性风险,因此其投资一般要以发债者的资产为基础,并禁止投资涉及烟草、军火、猪肉、娱乐事业、赌场、酒店、餐馆或色情事业的公司,衍生工具投资也被严格限制。

    首只伊斯兰债券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马来西亚发行。后来,“9·11”事件之后,伴随美元持续贬值,石油美元保值成了问题,一些资金便从美国等传统投资目的地回流至中东及亚洲,刺激了伊斯兰金融业的发展。之后,这种以美元计价的债券类工具得到了迅速发展, 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世界伊斯兰金融服务业的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5%,其整体规模在2009年已达1万亿美元,是2003年的5倍。

    伊斯兰金融也曾被认为是全球资金的“避风港”,因为 “不收息”是其抗危机的防火墙。伊斯兰金融的利润分享及风险承担机制也与传统金融业有分别,传统金融模式,如项目失败或出现亏损是由银行承担相关的交易风险。但在伊斯兰金融中,则是投资者来承担投资风险,银行只承担管理中的操作失误等方面的风险。不过,红极一时的债券发行在2009年迪拜陷入债务危机时曾深陷信任危机。当时很多人担心,一旦迪拜破产,伊斯兰债券将会是继雷曼兄弟的迷你债券之后的新一代“有毒资产”。

    因为《古兰经》严格禁止“利息(riba)”,当英国这个西方国家发行伊斯兰债券又再次掀起了波澜。很多人不断拷问,世俗的金融行业的投机行为与贪婪是否已经侵入伊斯兰金融?阻碍伊斯兰金融走向金融全球化道路的阴影不止这一个。韩国基督教界担心如果发行伊斯兰债券,部分收益可能会进入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等恐怖组织手中,所以他们对这种有利于恐怖分子赚钱的债券也很抵制。

    在亚洲,马来西亚是一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国家,为了巩固吉隆坡在亚洲金融圈中的地位,马来西亚政府曾经批准发行过一种经过特别处理的“伊斯兰债券”。而正是这种金融债券的发行,导致马来西亚跟中东地区的其他伊斯兰国家关系一度紧张。因为在中东地区的伊斯兰学者看来:经过特别设计的伊斯兰债券并没有改变债券“花明天的钱,做今天的事”这一“邪恶本质”,因此是对伟大先知穆罕默德不可饶恕的一种亵渎。由此可见,伦敦创建西方的伊斯兰金融中心并不是一条坦途。

    发行者之争

    通常地,伊斯兰债券的发行主体主要为政府以及政府机构。但任何一种新的伊斯兰金融产品都必须经过伊斯兰教法家和“教规委员会”的认可才可获准发行。发行的具体步骤一般为:资金需求方将自己的资产质押给发行主体,获得资金;在债券存续期间,投资方获得资产供应方偿还资金,收回资产所有权。此后,为了既规避“利息”又符合教法,发行机构会采用 Ijarah(租赁)结构,伦敦此次发行伊斯兰债权采用的就是这种形式。但专家提醒,伊斯兰债券具有股权的特性,这使得发行人一旦破产清偿时,股权的清偿滞后于债权。

    世界1/4的人口是穆斯林,但全球只有1%的金融资产是符合伊斯兰教教法的。整个中东和北非,只有不到20%的成年人有正式的银行账户。这一缺口是呈现在英国面前的一个巨大的经济机会。当英国正式宣布要发行此类债券后,一些伊斯兰银行表现得很积极,因为伊斯兰金融业比传统银行业增速快50%,并且有着巨大的增长潜力。

    面对新的机遇,英国伊斯兰性质的银行家们难免有些失望,因为英国政府并没有把他们作为其第一个伊斯兰债券的发行人。据知情人士透露,英国财政部已经选择了汇丰作为构建银行,卡塔尔的波尔瓦银行、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阿联酋市值最大的阿布扎比国立银行、渣打银行,以及汇丰银行都将作为发行债券的牵头银行,所有这些银行中,波尔瓦银行是纯粹的伊斯兰银行,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和渣打银行也有过伊斯兰元素。

    位于伦敦的本土伊斯兰银行并不在5家聘请发行债券的机构之列,银行家直接抱怨称,发行者选拔并不公平。欧洲伊斯兰投资银行的哈里森·艾梵表示,“英国政府指定发行者,并将本土伊斯兰银行排除在外,这让本土伊斯兰金融业的发展失去了一个大好机会。”英国共有6家伊斯兰银行,它们最终可能都成为新债发行的买家。“我们很高兴英国政府酝酿了多年后终于在伊斯兰债券发行方面取得了大进步,这对行业发展来说很重要。”

    欧洲最大的伊斯兰银行伦敦中东银行(BLME)首席执行官Humphrey Percy表示,“英国打造西方伊斯兰金融中心的举动虽然被看好,但没有本土伊斯兰银行被选中我们当然很失望。作为符合伊斯兰教法的BLME银行,还是会积极参与到促进流动性为目的的债券发行,会帮助客户投资这部分债券。”

    角逐者众

    自2007年开始,各国对伊斯兰基金的关注越来越多。受世界金融危机影响,富有石油、美元和闲置资金的伊斯兰国家投资欧美地区的意愿低迷,他们更愿意与亚洲国家寻求合作,于是新加坡、吉隆坡、东京、香港等城市也有意角逐 “国际伊斯兰金融中心”。为了分得一杯羹,欧美投资者已经开始通过购买伊斯兰债券来获得对中东银行的投资。还有一件里程碑式的事件是,通用电气(GE)的金融子公司成为第一家发行伊斯兰债券的西方工业企业,为了吸引新的投资者群体,该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的发行交易。

    据相关报道,目前全球伊斯兰金融业规模为1万亿美元,2013年伊斯兰债券发行额预计为448亿美元。伊斯兰金融服务委员会此前发布报告称,随着亚洲出口导向型经济与海湾国家石油收入的增长,伊斯兰金融资产可望从2005年的7000亿美元飙升至2015年的2.8万亿美元,3倍多的扩张态势很容易实现,可见伊斯兰金融的发展潜力巨大。

    在中国,宁夏回族自治区曾表示,有意将银川打造为中国内地的伊斯兰金融中心,香港也有此意。有专家表示,随着中东地区的投资者对中国内地的投资兴趣日益浓厚,香港作为世界市场与内地市场的连接枢纽,将从中获得不少优势。但香港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缺乏相关的基础设施、法规、人才以及金融系统等配备,香港伊斯兰债券的发行对象只能局限于中东或其他地区的专业投资者,并不对零售客户开放。

    非洲居住着约4亿穆斯林人,约占全球穆斯林总人口的1/4,从2013年开始,非洲也开始首次接纳大规模伊斯兰金融。非洲各国希望利用现金充裕的中东投资者为其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尼日利亚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首个利用年发行规模达1000亿美元的伊斯兰债券市场的大型经济体,塞内加尔也发行了此类债券。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官员Amadou Sy表示,发行伊斯兰债券可能会帮助非洲为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融资。虽然非洲国家的发行规模较小,但这是一种趋势的开始,未来将有越来越多非洲国家借助伊斯兰金融的趋势获得融资,目前很多国家已经着手为发行伊斯兰债券奠定法律基础。

【打印】【关闭】
分享到:

友情链接